台湾收藏界史上最有梗的对谈:林于昉 x 黄震南


12人参与 |分类: 引资当下|时间: 2020-06-24

台湾收藏界史上最有梗的对谈:林于昉 x 黄震南

「岛读x玉山社」岛上生活系列第三场,找来收藏界两大人物对谈!分别是《台湾时光机》作者、秋惠文库林于昉,以及《台湾史上最有梗的台湾史》作者、活水来册房黄震南,两人以「老文物的台湾史」为题,从如何跨入收藏界聊起,林于昉温文儒雅,黄震南幽默风趣,两人对谈火花四射,从收藏的老文物看台湾史,遥想当年常民生活,信手捻来都是故事。

收藏界最怕的职业是医生?

林于昉在日本留学习医18年,他的日本朋友问:「哪裏可以认识台湾史?」激起他想收藏台湾史料的兴趣,他因缘际会认识了「蕃薯国文献馆」的洪聪益馆长,林于昉表达想收藏文物之意,洪对他说:「要买就整个馆买去!」他一连买了五个馆。黄震南则是受到父亲影响,和「百城堂书店」老闆林汉章是好友,他家住嘉义,趁着父亲北上和林汉章喝茶聊天,他就拿着父亲给的1000元,在旧书摊流连忘返买旧书,从此爱上了书籍。

谈到文物收藏的趣事,林于昉深信:「文物会找人。」他说,阿扁当总统时,故宫以台湾为策展主题展出《番社采风图》,他看了很心动,后来突然有人要卖他,他回忆:「第一个印象就觉得是假的!」他拿去给「百城堂书店」林汉章鉴定,竟然是真的!他欢喜买下。还有一次,林于昉在故宫看到17世纪的鹿皮画,心神嚮往,岂料另一位收藏家在国外的收藏品目录看到鹿皮画还通知他,他花了1万美金就买到,笑说:「很便宜!」黄震南开玩笑说:「收藏界最怕一个职业的人就是医生,一张鹿皮画30万觉得很便宜!」

眼睛业障重?收藏名家也要缴「学费」

收藏不只考验财力,更需要眼力,被问两人有没有缴过「学费」买到赝品?黄震南笑说,他在拍卖网站买了清朝的「试帖诗」,回家一看文意不通,原来是买到两张残卷拼贴起来的,他笑说:「我的眼睛业障重」。林于昉分享,逛跳蚤市场的「潜规则」半夜三四点会买卖一轮,天还没亮就要去,有一年冬天他六点到市场,买到一张邓丽君的饮料广告单,苦笑说:「回家看是彩色影印!那天天色真的很暗。」

林于昉认为收藏靠缘份,买不买得到,他秉持「随缘」的态度。黄震南则分享失心疯的经验,他和父亲同为爱书人,父亲年轻时卖出吕诉上的《台湾电影戏剧史》,一直觉得遗憾,二三十年后这本书在拍卖网站重见天日,父亲对他下达指令:「无论如何都要标到!」黄震南和另一位买家一路喊价到近万元,爸爸叫他放弃,他心有不甘,最后一次喊价以一万多元到手,他笑说:「我第一次截标这幺心慌。」汇款并拿到书后,他妈妈还打电话来骂他是疯子,问他为何不弃标?他心想:「弃标?我藏书界竹野内丰,面子往哪摆?」

老文物的价值并不在价钱,而是背后的故事。林于昉谈到,朋友曾送他一张60年代信义区的老照片,他小时候就住在那,照片中的「王胖子牛肉麵店」是他童年回忆,连作家古龙都常去吃,「那种回忆是无法想像的,可以讲出大时代的故事。」他说:王胖子是外省人,在台湾卖牛肉麵大赚钱,但因当年台湾退出联合国,时局不稳,他生意也不做了,移民到西班牙开餐馆,失败又回台湾,后来当社区管理员,不胜唏嘘。林于昉感叹:「如果当初他继续守着牛肉麵店,成就绝对比永康街牛肉麵店还好。」

黄震南也说:「有些小东西特别能触动人心。」他收藏了一部史料,是台湾总督府国语学校老校友的同学会纪录,这些老同学出生于1895年左右,其中不乏名人,如台湾谜学大家吴朝纶、前中坜镇镇长林添奎、《造飞机》作曲家吴开芽。1965年时同学已七十多岁了,同学只剩下1/3还活着,他们约好每年办两次同学会,在全台游山玩水、吟诗作对,到1974年共办了16次同学会,同学一个个凋零,黄震南说:「看着墨水深浅不一的『故』很感慨,八十几年的友情浓缩在这一本书,翻阅时全身发抖很想掉泪,十几年后我有没有朋友像这样子的?我和朋友的东西会留下来吗?还是被烧掉?」

爬梳历史与故事 老文物绽放新生命

这些老文物看似不起眼,其实蕴含台湾珍贵历史故事,它们以前可能是人家不要的垃圾,从个人家里流出,被埋没在跳蚤市场一角,经由两人慧眼挖掘,这些老文物在他们手中获得新生命、闪闪发亮,更难得的是,不像一些收藏家收了就藏起来,他们收而不藏,主动分享并爬梳这些文物的历史和故事,让故事得以被台湾人知晓。

「岛读x玉山社」岛上生活系列第四场,以「台湾棒球●百年斗魂」为主题,找来棒球研究学者谢仕渊与《KANO》监製魏德圣对谈,11月22日晚上七点在阅乐书店。

讲座报名:台湾棒球 ‧ 百年斗魂(岛上生活系列之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