妞书僮:窥探被糖衣包裹的社会祕密?!《药‧命》新书转载2-1


61人参与 |分类: 引资当下|时间: 2020-07-02

《药‧命》

药,能救人也能害人。

当这药诞生时,究竟是为了使命?还是利益?

若药比糖果便宜,你觉得你吃的是什幺?真相摊在面前,你却依然沉睡。

内蒙古 阿尔山

「呃,你可以帮我开门吗?」

「导演,什幺意思?」

「我猜,你应该夹到我的手了。」

「导演,你又在开玩笑了。」

「嗯,好像没有耶!」

製片孔千从副驾驶座跳下车,跑回五秒前他才猛力拉上的厢型车门,k的手果真隔着手套被夹在门上。

四周已经是一片雪白,就算在黑夜里,白只是用另一种白色的呈现。

「怎幺会这样!客户在山里等你来,等三天都抓狂了。」孔千抓着自己戴毛帽的头大叫,看着眼前,无法置信。

「我们可以等一下再研究为什幺会这样吗?」k慢慢地说:「先帮我开门好不好?」

「喔,好好。」孔千急忙从车外拉开滑门。只看到k从车上跳下,左手抱着右手,从他身旁闪过。

「指头应该没有断。」k一边说着,一边在寒风里拉开手套查看。

「导演怎幺办?这附近一百公里内应该都没有医院。」孔千很心急。

「没关係,你知道这里最不缺什幺?」k转头问。

「什幺?」

「冰块,我可以随时用冰敷。」k蹲下,把手插入路旁几十公分高的雪堆里,并且自以为帅气地对孔千微笑。

这里,在这个季节几乎没有人,只有特定需求的人才会来,连旅馆都暂停营业三个月,因为太冷了。

k他们来拍片,片子的主角和雪很有关係,是冬季奥运的选手。

以为已经是深夜,但其实只是下午的五点,因为地处高纬,冬天里太阳照射时间很短。车子终于到了旅馆。

其他家似乎都暂时歇业了,只有这家因为他们的预定还特别营业。

k拉着行李箱,走进雪地里唯一闪着灯光的房子。大厅里很温暖,大概比外头多上个二十度。

「对了,这是客户说要我买的感冒药。」k从防寒大衣的口袋拿出一包感冒药。

「哦,谢谢,客户重感冒三天了。但这里没医生也没有药,他一直躺在床上,问你哪时来?」孔千一副终于找到人抱怨、不吐不快的样子。

「哈哈,你们辛苦了。不必跟他说我手被你夹到!」k笑着展示还有点肿的右手食指及中指。

室内温度很高,让k很想脱掉身上的两层式雪地外套。脚上的登山鞋,雪花片片,很快地就融化了。k一边要脱外套,一边又要摆脱身上背的大背包和小侧包,但外套卡住包包,缠来绕去,搞得十分狼狈。一个简单的动作,性急得像小孩的k把自己弄得笨拙无比。

看不下去的孔千,随手拿起k的大行李箱,「导演,你慢慢弄,我帮你把行李搬去房间。」他一个箭步就扛上肩,大步跨上楼梯。

「没有电梯喔?」k高举着手,想从腋下把外套抽出来,但看起来,比较像在举手投票。

「没有啊!坏掉的话,怎幺修?太珍贵了。」孔千摇摇手上的药盒,「就像你这个感冒药应该可以卖客户一百倍的价钱,因为这里没有啊!」孔千自顾自地踩着木头楼梯上楼,留下还在和外套挣扎的k。

「这个,木头楼梯虽然有声音,但是他们说很牢固,因为这里就是树多,木头好。」孔千一边上楼,一边不忘介绍,声音远远地从二楼传来。

k无暇他顾,继续奋斗着。其实只要老老实实地先放下沉重的背包再脱外套就可以了,但他偏偏想从背包下直接脱外套,雪地装备又厚实,搞得满头大汗,在零下三十度的地方。

「等一下,你刚刚说什幺?」k突然停下动作大叫。

「我说喔,木头是……」孔千的声音喊着,从二楼传来。

「你说物以稀为贵啦!」k喊回去。

雪白的床,窗外,一片漆黑。

行李靠着墙,地上还有一堆小山,由雪裤、雪靴、防寒大衣、手套、御寒帽组成。

床上,k倚着墙靠在枕头堆上、讲着手机。

「喂,我跟妳说,我有一个想法。」k兴奋地讲着。

「喂,我跟你说,这时间我想睡觉。」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不太高兴。

「你们跟我有时差喔?」k问着。

「你在国外?」声音明显上扬。

「我在内蒙古啊!」

「白痴吗?内蒙古跟台湾没有时差啦!」

「那不然妳为什幺想睡觉?」

「因为现在快一点了,我明天还要出庭。」回答的是司徒雅,被这阵子连续发生的药厂命案搞得很惨。

「好啦!几点不重要,重要的是,有几个?」k起身,想找东西喝,但房里只有奇怪包装的三合一咖啡,还好k的电脑正播着莫札特的钢琴曲Piano Sonata in F major, K. 332- 2nd mov. Adagio,才让这房间好一点。

「什幺几个?」明显地,司徒雅的语调不同了。

「我的意思是,我们之前看那些案子,想的一直是仇杀,对不对?」

「是你讲的,说什幺表演性质那幺浓。」

「我知道,那如果,不只是一场戏呢?」

「你的意思是说有很多场喔?」

「不是啦!我是说,如果这不只是一场戏,还是个商业行为呢?」

「你到底在说什幺,可以不要再用比喻吗?我现在很想睡觉,明天八点还要出庭。」

「妳已经说过了。我的意思是,谋杀都是跟钱和色有关。我今天在这里,有个人跟我说,一百元的感冒药,可以卖一万元,因为这里没有。」

「所以,你卖他了喔?」

k找到热水壶,倒入热水。

「没有,我送他啦。我是说,回到有几个。几个是市场概唸,我们应该想一下这个市场的样貌,把这些人当做商品,假设这些人的数量减少了,那什幺会因此显得珍贵?」

「你是说其他的药厂?」

「对!」k闻了闻刚沖好的咖啡,皱起了眉头。

「可是世界上还有那幺多药厂啊?」

k嚐了口咖啡,皱了皱眉头,真的是一种泥巴味,继续说:「药厂我不熟,但如果其实并没有那幺多药厂呢?妳知道奥美广告和智威汤逊广告的老闆是同一个人吗?」

「真的假的?这两间不是最有名的两间,彼此竞争很激烈?他们怎幺会同个老闆?」

「对呀。我本来不知道,后来才知道这两间都属于WPP集团,而且WPP应该有上百家公司吧。然后,主导的是个英国人。最重要的是,他一点也不懂广告,是做财务的。」

「什幺意思?」

「我的意思是,妳要把画再展开一点,甚至要退后点看,才看得出这幅画是画什幺。」k一边看着墙上一幅奇怪的西洋仕女画一边回答。

「我们刚刚不是说不要再用比喻了?」司徒雅说。

「没有,我没有答应妳。我是说,现在我们只看到一个一个点,虽然点都很大,好像很难懂,但可能看whole picture,就会清楚了。」

「我明天早上八点真的要出庭。」

「好啦!妳想想看,掰掰。」k说完就要挂电话。

「等一下,你刚没讲完,到底那个比喻是什幺意思?」司徒雅追问。

「意思是,物以稀为贵,不管是人或是药。」

「所以,你的意思是,这凶手杀人是为了减少竞争对手、是为了赚钱,而且是原本要拿来救人的药品市场?」司徒雅想了想,问k。

「应该不是每种药都是拿来救人的。妳这样说,毒药会生气。」

「好啦!但那些都是治病的药,应该是救人的吧?」

「应该是。但有人死了,而且不只一个。」

「都是你害的,天啊!我睡不着了,一定会一直想。」司徒雅的声音听来有点像撒娇。

「妳是一早要开庭?干嘛不睡觉?」

「废话,都你害的。那你去内蒙古卖感冒药干嘛?」

「要赚一百倍啊,掰掰。」k挂上电话,看着窗外的零下二十度,夜很深很深。一个人也没有的夜,但他觉得自己似乎靠近了司徒雅一点点。

【延伸阅读】 

#妞书僮

#药命

好书不寂寞,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

广告鬼才导演「卢建彰」的首部原创长篇小说!故事内容中夹带真实事件,在虚拟中透露不可告人的真相?!快跟着妞书僮,一起进入这紧张又刺激故事中~

本文摘自《药‧命》

妞书僮:窥探被糖衣包裹的社会祕密?!《药‧命》新书转载2-1

出版社:三采文化

作者:卢建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