妞书僮:究竟是怪物比较可怕还是人心...?《我的赛克洛斯》新书转载2-


93人参与 |分类: 杂志互联|时间: 2020-07-02

《我的赛克洛斯》

主要的干道上设有关口,没许可证不得通行。据说艺人和力士不是出示通行证,而是藉由表演来获得通行。但如果是像我这种一般市街的女人,就不能这幺做了。因为我不会表演,而且又是女人。

有句话说「防枪炮进,防女人走」。官府指示,运往江户的枪炮,以及从江户离开的女人,都要特别提防,仔细检查。限制枪炮运往江户,这我明白,但从江户离开的女人,为何幕府会如此在意呢?

答案在于大名的「参勤交代」制度。大名们得定期往来于江户和自己的领地,每次都得要有大批人马列队而行,所以花费庞大。但幕府看準的正是这点。强制要大名们花钱,削弱其势力,不让他们起兵谋反,这才是幕府真正的目的。而且幕府还下令,大名们返回各自领地的这段时间,必须让妻儿留在江户,这带有人质的意思。只要在江户掌控大名的妻儿,大名就算回到自己的领地内,应该也不敢轻举妄动。大名的妻儿是人质,所以幕府会随时掌握其行蹤,未经许可,不准离开江户。倘若大名的妻子乔装易容,想通过关口,便会被视为意图谋反,受到惩罚。为了不让大名的妻子闯出关口外,幕府会对从江户离开的女人展开严密检查,所以才会有「防枪炮进,防女人走」这样的说法。

「真是太好了,他们还把妳当女人看呢。」

只有我在通关时花了点时间。和泉蜡庵老师那名总是脸色欠佳的随从耳彦,对我如此说道。

「耳彦先生才是呢,竟然也能够成功通关。让你这种长相阴沉的人通关,实在太奇怪了。如果我是把守关口的差役,绝不会放你通行。」

「长相阴沉的人就不能出外旅行是吗?」

「你所到之处,会造成人们的困扰。请向各藩见过你尊容的人们道歉。」

每当我和耳彦斗嘴,蜡庵老师就会居中调停。

「你们两位还是一样感情好呢。好了,我们出发吧。轮,能顺利通关,真是太好了。」

「是啊。」

我的名字叫轮,车轮的轮,同时也是轮迴的轮。平时我在江户的一家大型书店工作。

「像我就曾经被误会成是女扮男装,被迫脱衣验明正身。」

蜡庵老师背着行囊说道。老师的长髮在脑后绑成一束,像马尾般垂放着,过往的行人看了都会以为是女人而回头多瞧一眼。他以写旅游书为业,造访各地的名胜古蹟和温泉胜地,撰写成书。向来很关照我的书店老闆,委託蜡庵老师写旅游书,所以我也与老师同行,从旁协助。

「蜡庵老师,我有个疑问,我们能否不走关口,改走山路绕道而行呢?」

随从耳彦问。

「应该可以吧。不过要是被发现,会被处磔刑,所以不建议这幺做。况且,在深山中行走,没人带路非常危险,不知道会出现什幺。山里住着各种东西,要是真涉足其中,便会发现那里不是我们熟悉的场所。」

蜡庵老师看待任何事似乎都很达观, 以处之泰然的神情应道。他彷彿能看清一切事物。……不过,这或许是我自己想多了。

「蜡庵老师!为什幺走在笔直的道路上也会迷路?!」

如果他真能看清一切事物,应该看得懂地图才对吧。根据事前的计划,过午应该就能抵达两侧都是礼品店的宿场町才对。但不知不觉间,我们竟闯进一条四周杳无人烟的兽径。

「用不着那幺生气,这是常有的事。」

「要是因迷路而延长旅行的时程,我们店里的花费会高出许多!」

旅行的经费由书店负担。倘若花费增加,我这趟跑腿费恐怕会因此删减。不过话说回来,这个人还真是严重的路癡。看他自信满满地启程前行,结果竟然又回到一早出发的地点。这次绝不再迷路──他心里这幺想,很谨慎地对照地图选路,结果又回到前天投宿的宿场町。就算是由我来选路,走在前头,但只要有蜡庵老师同行,不知为何就是会迷路。有时明明没打算要渡海,却闯进一座小岛;有时甚至出现在大门深锁的城堡内。

「别紧张,总会有办法的。」

耳彦打着呵欠应道。这名随从可能早已习惯蜡庵老师那无可救药的迷路毛病了。

然而,不幸的事总是突然来访。那天我就遇上了这种事。正当我们走在山路上时,我突然与蜡庵老师和耳彦走散了。

「蜡庵老师!喂──耳彦先生!你们在哪儿啊?!」

不知何时,他们两人的背影从我眼前消失。

「有人吗?有人在附近吗?」

我不断叫喊,走了三天三夜。每当入夜后,四周一片漆黑,远处总会传来不知是野狗还是野狼的长嗥。我身上的饮水已用尽,只好趴在地上喝水洼里的泥水;食物吃光了,只好吃野草和野菇充饥。儘管如此,还是饥饿难耐,头脑昏沉沉。我没发现自己走在一处陡坡上,不小心脚底踩滑,就此滑落,头部撞向岩壁,扭伤了脚踝,无法站起身。我无法挪动身躯,心想,这下真的非死不可了。

我并不害怕。坦白说,过去我经历过无数次的死亡,但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。此事我连对蜡庵老师也没说,是我隐藏已久的祕密。我这次的人生似乎将就要结束,这下又得变回小婴儿,从头开始了。正当我在心中如此暗忖时,视线逐渐变得模糊,最后终于失去意识。

接下来,我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。

感觉有某个巨大的东西靠近我。

地面摇晃,四周树木窸窣作响,传来拨开枝叶的声音。

我被人抱起,运往他处。

被搂在健壮的手臂中,带往深山。

有人用生硬的动作,将黏稠的东西流入我口中。

那东西难以下嚥,但我明白它充满营养。

我从沉睡中醒来,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铺有木板地的房间里。天花板和墙壁都残破不堪,但相当宽敞。我发现自己好像获救了,接着旋即又晕了过去。过了半晌,传来木板地的嘎吱声。我闭着眼睛,感觉到某个强烈的视线。有人正在望着我。

我惴惴不安地睁开眼,发现有名巨大的男子正窥望着我。男子并非普通人,身高足足是我的三倍高。不,还要更高。他的头几乎都要抵到天花板了。他双膝跪地,趴在地上,把脸凑了过来。

「妳、妳、妳……不怕我吗……?」

男子问。其实我很想放声尖叫,只是发不出声音罢了。男子披头散髮,身上的衣服残破不堪。他的手脚粗大,全身肌肉虬结,闪闪生辉,宛如钢铁一般,而且体格高大。木板地承受不了男子的重量,为之弯挠,似乎随时会被压垮。

「妳不怕我吗?我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人……」

男子的脸贴得更近了。我的身影映在他的瞳孔中。他明显还有一个异于常人之处:男子窥望我的眼睛,就只有一颗。意思不是他少了左右眼其中一颗,而是他的脸部中央就只有一个眼窝,里头有一颗眼球。他眼睛与脸部的大小比例,也比寻常人要大得多。鼻子和嘴巴长在脸部下方,那颗独眼几乎占去他整张脸。

「……赛克洛斯。」

从我喉中发出沙哑的声音。国外传来的书籍中,写有与这个名字相关的记载。他又叫做库克洛普斯,是独眼巨人的名字。要是惹恼了巨人,被他生吞活剥的话,那可万万不可,于是我只好佯装若无其事。

我躺在一栋空旷冷清的房子里,里头只有一间铺有木板地的宽敞房间。我坐起身,确认四周情况。隔壁有个巨大的三角形建筑,那是以圆木架成巨大的三角形,上面再铺上木板所建造成的高大建筑。赛克洛斯称之为「高殿」,平时都在里头生活起居。走进高殿里一看,头顶上方完全挑空。如果是这样的场所,赛克洛斯就能在此生活,不必趴在地上。地板是裸露的黄土,没看到棉被,就只有用剩的木材、沙堆,以及升火的火炉。

见过高殿内部,我更加确定了。火炉旁有面墙壁,另一侧有个用来送风的风箱。不会有错的,这里是踏鞴场。以火炉熔解铁砂炼铁,人称「吹踏鞴」,而这里有昔日吹踏鞴族留下的痕迹。

此地应该不是赛克洛斯亲手建造。巨人若要在我刚才睡的屋子里过夜,天花板过于低矮。难道吹踏鞴一族过去曾住在这里?吹踏鞴一族留下高殿,迁往他处,或是就此灭亡,而这名巨人在他们的遗迹里住下。

「你在这里住多久了?」

我拖着受伤的脚移动,赛克洛斯那巨大的独眼跟着我移动。

「我不知道。打从我有意识以来,就已经住在这儿了。娘,妳再多休息一会儿比较好吧?妳的脚有好大一块瘀青呢。」

「我不是你娘。你是跟谁学说话的呢?」

「我没跟谁学,我这还是第一次和人说话。不过话说回来,我懂得说话,还真是不可思议呢。妳真的不是我娘吗?」

我抬眼望向独眼巨人。他虽然体型巨大,但说话的口吻和动作都十足孩子样。

「为什幺你会认为我是你娘呢?」

「妳不怕我,不就表示妳是我娘吗?」

赛克洛斯一边玩弄着他那像棍棒般粗大的手指,那颗位于脸部中央的眼瞳四处游移。看来,这名巨人完全忘了自己父母的样子。还是说,他根本没有父母,而是某天突然降生在这座高殿中?

「而且还有一件事可以证明妳是我娘。妳不是知道我的名字吗?」

「咦?我什幺时候知道的?」

「刚才妳叫我赛克洛斯。」

他朝我投以充满期待的目光。

「你的名字并不……」

巨人的眼神令人备感压力。我叹了口气。

「我另外替你取个名字。因为你很高大,就叫大太郎吧。」

「好耶!我也有名字了!我叫大太郎!」

巨人开心地又蹦又跳,每次落地时,地面都为之摇晃。高殿的阁楼处扬起大量尘埃。巨人持续开心地蹬地,但当他全身被尘埃笼罩时,他突然双手掩面叫了起来。

「唔……娘,救我……」

「怎幺啦?」

「灰尘跑到我眼睛里……」

我自己的身体明明还没恢复,却还到井边汲水,替巨人沖洗眼中的灰尘。晚餐时间快到时,大太郎抓来一头野猪。他徒手将猪头扭下,剥去猪皮,将牠撕裂,以手指掏空其内脏。接着他以手指捏起猪肉,直接摆在柴火上。即使火舌碰触大太郎的手,他也不以为意。

「娘,妳去休息,我会準备营养的食物让妳吃个饱。」

然而,大太郎準备的食物,每样都难以下嚥。那根本称不上是菜餚,只是以野猪肉烤成的肉块罢了,又臭又硬。

「我沉睡时,你灌进我口中的东西到底是什幺?」

「是我将野猪和鱼肉烤熟、嚼烂后吐出的东西。」

「下次换我来做菜。你有菜刀和锅子吗?」

「有。虽然用不到,但我很喜欢自己做。」

高殿的角落摆着一个大木箱,掀开盖子一看,里头塞满了各种铁器,也有菜刀和锅子。但不光如此,还有农具的铁刃、像武士佩刀的刀身,甚至是盔甲的某个部位。

(待续)

【延伸阅读】

#妞书僮

好书不寂寞,妞书僮陪你看看书

走散的少女遇上了独居的独眼巨人,因为巨人小孩子的性格,让少女渐渐的喜欢上这位不一般的朋友,但同时也是一切悲剧的开始……

本文摘自《我的赛洛克斯》

妞书僮:究竟是怪物比较可怕还是人心...?《我的赛克洛斯》新书转载2-

出版社:皇冠出版

作者:山白朝子(乙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