妞书僮:结局惊骇程度更胜《控制》!《好邻居》新书转载2-2


72人参与 |分类: 杂志互联|时间: 2020-07-02

《好邻居》

第二章

我从床头柜上抓起手机,打电话叫消防队的手指频频颤抖,觉得自己就要昏厥。一名接线生带着浓浓的鼻音开口说:「影湾镇消防局,请问有什幺紧急事故?」

「我的邻居家起火了!赶快!他们的小女儿......」

「妳叫什幺名字,女士?」

「莎拉.菲尼克斯。我邻居姓金柏尔,先生叫查德,太太叫莫妮卡。他们的女儿蜜亚才四岁,被困在房里哭个不停......」

「女士,他们的地址是?」

「他们是硅地卡巷,五百九十五号。我家是五百九十九,就在隔壁。快点。」

「已经派出支援了。」

「多久才会到?」

「第一反应小组是从中央消防站出发的。」

距离这里十五分钟。我挂上电话,拨出金柏尔家的号码,得到的却是一串急促的忙线音。

我没办法坐在这里乾等,于是套上运动衣,踩进球鞋里,把手机塞进口袋,然后冲到走廊。下楼时我绊了一跤,摔下阶梯,脸朝下地趴在楼梯间。笨,真是笨透了,这种摔倒的画面应该只出现在电影里才对。

我立刻爬起来,出于习惯,我伸手抓起放在桌上的小肩背包甩到肩膀上。

夜空被火焰点亮,高耸的松树前后摇曳,大火像有生命似的怒吼着。整个社区笼罩在橘红色的阴影下,空气中混杂着燃烧树木与塑胶的刺鼻气味。金柏尔家的警报仍响个不停,蜜亚的哭喊声夹杂在浓烟之中。有人在街道的另一边大喊着,门打开与关上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
金柏尔家的一楼完全被火焰吞噬。洁西的父母唐.拉莫雷及珮卓.拉莫雷身穿睡衣朝火场跑来,洁西跟在他们身后,穿着一件连帽衫和牛仔裤。社区的人们聚集在金柏尔家的院子里。菲力.卡拉希和慕狄.卡拉希站在那里,旁边则是法兰柯夫妻及他们的双胞胎儿子,

都还穿着睡衣。唐试着去开前门,门却是锁着的。卢卡斯.法兰柯大步走向前,一脚踢上门板,却跌跌撞撞地往后退开,在浓烟中用力咳了起来。兰尼则打开浇花用的水龙头,拿起水管朝火焰喷水。

「我报警了。」欧拉.法兰柯隔着一片混乱喊道。她稜角分明的脸庞焦虑且紧绷,脖子上单薄的丝巾在风中拍打着。

「我也是。」我喊回去,「我们必须进屋里去!」

「前门进不去。」卢卡斯边咳边说。

「但蜜亚还在里面!」我说,「查德和莫妮卡......他们在哪?」

「他们还在里面!」唐大叫道,和凡尔纳.法兰柯一起朝房子的另一侧跑去。兰尼仍用浇花水管对付火焰,但微弱的水柱似乎助长了火势。

我匆匆来到屋后的走廊,用力拉扯着玻璃拉门。锁住了。我从百叶窗的缝隙间看过去,火焰与浓烟充斥着整间起居室。一片烟雾瀰漫中,我瞥见厨房破碎的窗户,好像有人用石头砸破了玻璃。

「别进去!」欧拉在我身后说道,拉着我的袖子,「这样不安全。」

我们跑向蜜亚房间所在的那一侧,窗户正对着我的房间。珮卓.拉莫雷穿着白色睡袍和粉红色拖鞋朝我们靠过来。「Dios mio(我的天啊)!金柏尔夫妻俩跑哪去了?莎拉!强尼呢?」

「他在旧金山。」我说,突然觉得喘不过气。我的毛衣什幺时候湿透了?

洁西打开了我家前院的水龙头,把水管拖过金柏尔家的车道,将水柱对準火焰,却一点用也没有。

唐朝我们跑来,脸色惨淡。「我们找不到能安全进去的方式。我又打电话给消防队,他们说消防队已出发八分钟了。」

时间为什幺过得这幺慢?我指着蜜亚卧室的窗户。「找个梯子来。快点!」

「妳不能爬上去。」珮卓瞪大眼睛说道。

「我们家有梯子。」唐喊道,随后与洁西一起穿过街道,朝他们家跑去。

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拨了强尼的号码。他没接,所以我拨去他投宿的那间饭店。接电话的是柜檯一名声音轻快的女人。「请帮我转到强尼.麦唐诺的房间,有紧急事件。」

「请稍等,我会试着帮您转接。」但强尼始终没接电话。柜檯小姐的声音再度传来,「他没有接听,我替您转接至他的语音信箱。」

我留了一则慌乱的留言后,挂上电话。此时,唐和洁西正好带着梯子回来。唐把梯子架在金柏尔家的墙上,正对着蜜亚的窗户下方。几名邻居聚集在梯子旁,其他人则各自从自家院子牵来水管,成抛物线的水柱交叉射向火焰。

「抓紧梯子。」我说,心跳忽地加快。我把手机收进皮包里,将包包递给珮卓。

「妳不能上去。」唐说。

「我正好能爬过窗户。」我说。

「我也行啊。」洁西说。

「妳留在这,别多说了。」我用手肘推开几个人,从花圃里捡起一块砖头塞进运动衣的口袋,然后爬上梯子。

「等等!」珮卓喊道。「让唐上去吧。」

「我没事的!」我对她大叫。「你们去找找有没有别的方式可以进来,说不定我们漏掉了什幺。」

「交给我们。」唐边说边往屋后跑去。

凡尔纳.法兰柯走上前把梯子扶稳,并朝我喊道:「要抓牢一点!」

「在上面小心点!」洁西大喊。

「别放开梯子。」我强迫自己往上看,但随着高度增加,膝盖逐渐瘫软,手心也紧张地冒汗。我咬紧牙关,决定忽略高度带来的恐惧。烟变得愈来愈浓,刺激着我的双眼,让我咳个不停。

爬到顶端时,我发现蜜亚的窗户虽打开几吋,却被固定住了。房里开着一盏夜灯,依稀看得见衣柜的形状及一张摇椅和单人床。但我看不见蜜亚。警报声停了,一丝光线从卧室的门边透出来。火焰在门的另一侧嘶吼,威胁着要闯进来。

「蜜亚,妳在哪里?」我隔着遮阳板喊道。

床的后方传来一个小声音。「我在这里。我想要妈咪!」

「别动,我来接你了。」我把遮阳板推开。「下面小心!」遮阳板掉到地上。「让开,甜心。」

蜜亚瑟缩着向后退开。

我用左手抓住梯子、用右手挥舞着砖头,在玻璃上砸出一个洞。我把砖头丢到蜜亚房间的地上,伸手进去打开窗户。一会儿后,我人已在被热气包围的房间里。我踩过满地的碎玻璃,把蜜亚紧紧抱在怀里。做为一个应该只有三十磅重的孩子,她比实际感觉重多了。「抱住我的脖子,别放手。」

她的动作差点把我勒得窒息。我们离房门只差两步,热气却逼得我们不得不退后。「查德!莫妮卡!」我喊道,但没人回应,「我找到蜜亚了!」依然没人说话。

我朝窗户走去。怀里抱着一个孩子,使我跨过窗台的动作显得笨拙。「她在这里!」我大叫,「我们要下去了!」

「没问题!」凡尔纳呼叫道,「快下来。」

在爬下梯子的过程中,蜜亚似乎变得更重了,儘管就她的年龄而言,她的体型还是太小。

「妈咪。」她哭着说道,「我的灰姑娘玻璃鞋。」

「我们会帮妳买双新的。」我说。查德和莫妮卡到底在哪里?希望唐已找到他们,协助他们逃出去了。

「我好害怕。」蜜亚低声说,直直盯着我的眼睛。

「我也是,但我们会没事的。」我紧紧抱住蜜亚小小的身躯,希望自己别把她摔下去。

化学物质燃烧的噁心气味在空气中飘送,突然,头顶上方发出爆炸声,碎瓦砾如雨水般穿过烟雾落下,火焰从蜜亚的房间窗户窜了出来,火星被风吹到我家屋顶上,点燃了松木板。

洁西在下面大吼,「妳家着火了,莎拉,快点!」

那幺一瞬间,许多疯狂的想法窜进我脑中。我的手稿、结婚照、笔记本、法律文件、护照、奇蹟小鼠的画、我母亲从肯亚带回来的康巴木雕、放在抽屉的婚戒。晚上睡觉时,我总会把戒指脱下来。我必须回家一趟,但现在我根本快不了。

又爬下五个阶梯,我回到坚固的地面,把蜜亚交给珮卓,此时终于听见消防车的汽笛从远处靠近。火焰已在我家屋顶上蔓延开来,主卧室内也着火了,在夜空下,窗户透出一股如梦境般的光线。更多的瓦砾落下。我抬起头,一件巨大的黑色物体朝我飞了过来,像来自太空的陨石,翻滚着、下坠着。接着我就什幺也看不见了。

第三章

 

我在一间灰暗房间中醒来,脸上戴着面罩,潮湿的氧气不断输送至体内。我伸手摸向额头,指尖碰触到粗糙的绷带。我的头像被高楼大厦砸中般疼痛,手背上接着一条点滴管,药剂正逐渐流进血管中。我身穿医院柔软的棉袍和棉袜,硬邦邦的被单与毯子覆盖着身体。我自己的衣服呢?我的皮包呢?我记得交给珮卓了。

我能认出一扇小门及门后的厕所,旁边墙上有扇正对着小树林的窗户,房里还有个小金属柜,上头放着一个纸製咖啡杯,杯身印着「影湾咖啡」的商标。

这是哪间医院?我昏迷多久了?看着外头阳光倾斜的角度,我确定现在已是下午。一台对讲机内传出微弱的说话声、平底鞋擦过地面的声音传进耳里,儘管我戴着氧气罩,仍能闻到酒精及其他医疗用品的气味。

门外传来低沉且熟悉的声音,正压低嗓音说话。我只能依稀听见几个字。

「......需要陪她。」一个男人说道,「我不知道要多久。她是我老婆耶。」

我拔开氧气罩喊道:「强尼!」声音听起来沙哑又虚弱,但不知道为什幺,他听见了。

他大步走进房里,并把手机塞进口袋。他的夹克拉鍊没拉上,下头是件发绉的白衬衫;他穿着简便的黑色棉裤,黑髮乱成一团,面孔苍白且毫无生气。儘管他看起来有点邋遢,身上仍带着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、一股足以魅惑他人的化学物质。他俯身靠近床铺,给我一个拥抱,深邃的蓝眼睛充满关心。

「莎拉。」他亲吻我的脸颊和嘴唇;我抬起手臂圈住他的脖子。我好想念拥抱他的感觉,以及他身上的松香气味。

「我在哪里?」我在他耳边低声问道。

「湾区医院。妳被掉下来的木头打到,有点脑震荡。」

在我失去意识前所记得的最后一件事,是把蜜亚交给珮卓。「我在这里待了多久?」

他看了看手表,银色表带在光线下闪耀。「现在快要两点了。」他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,仍握着我的手。

我觉得自己像快被风吹走的枯叶。「查德和莫妮卡怎幺样了?」

「他们......」他没把话说完,眼里流露出痛苦。

「你在说什幺?」

他摇着头,捏了捏我的手掌,但灰暗的表情解释了一切。我突然觉得一阵麻木,脑中冒出莫妮卡的模样,她活泼的微笑、亮眼的衣裙。所有关于她的一切,正以慢动作在脑海里播放。「不,这不可能是真的。」

「我很遗憾。」强尼低声说。

我颤抖地吸了口气,泪水沿着脸颊滑下。我想起另一个关于他们的回忆,查德在莫妮卡準备好要烤的鲑鱼刷上一层胡椒。查德讨厌胡椒。他们怎幺可能都过世了呢?「蜜亚呢?」

「她没事。」

「可是她现在是孤儿了,她......」

「她现在和她祖母待在一起。」他爬上床,在我身边躺下,用手臂圈住我。他的身体陷入医院单薄的病床里。

「其他人呢?」

「妳说邻居们吗?大家都很好。我传简讯给妳妈了,她正开车去内罗比4,会从那里打电话来。」

「我不希望她担心......」

「妳知道,她一定会担心。」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发皱的卫生纸,递给我,「到底发生了什幺事?」

【延伸阅读】 

#妞书僮 

妞书僮:剧情比《别相信任何人》更加紧凑!《好邻居》新书转载2-1

好书不寂寞,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

比《别相信任何人》更加紧凑,结局惊悚程度更胜《控制》!看完这本书,将会改变你对亲密之人的看法~

本文摘自《好邻居》

妞书僮:结局惊骇程度更胜《控制》!《好邻居》新书转载2-2

出版社:高宝出版

作者:A. J.班纳(A. J. Banner)